叶毓兰:泼漆案泼出的大问题

时间:2019-10-05 08:42内容来源:联合早报 版阅读:新闻归类:观点评论
作者:叶毓兰 来源:中时电子报 日前香港艺人何韵诗来台参加929撑港游行,遭胡志伟、梁太富泼漆,案发后,台湾总统蔡英文立刻要求一定严办,千万不要挑战台湾的民主法治,果然,苏贞昌、徐国勇

作者:叶毓兰

来源:中时电子报

日前香港艺人何韵诗来台参加929撑港游行,遭胡志伟、梁太富泼漆,案发后,台湾总统蔡英文立刻要求“一定严办,千万不要挑战台湾的民主法治”,果然,苏贞昌、徐国勇同声谴责,警政署长陈家钦也召开记者会,表示已经要求刑事局及台北市警局成立专案小组,立即展开追查,“朝组织犯罪严惩严办”。当然,检方怎可能会在层峰关注的案件中失势,积极加码,将胡、梁2人依组织犯罪、违反集会游行、恐吓、强制、公然侮辱、毁损等6项罪名法办外,还声请羁押。

只不过,从上而下一以贯之的严办,在坚守审判独立的法官面前受挫,认为检警查获的水枪、水球、厨余、旗帜、名片、背心等证物,以及行动前临时召集会议,并没有构成组织犯罪的“持续性”,裁定胡、梁2人分别以20万、10万元交保。这个裁定,固然引起社会大众对司法独立的喝采,但也招致府院的一致挞伐,蔡英文甚至说:“希望整体的司法机关,能体现社会正义,并保障国家利益。”似乎暗示北院的法官如不羁押泼漆犯,就是不能体现社会正义,没有保障国家利益,这样的说法,不是干预司法,什么才是干预司法。

泼漆案泼出的最大问题,就在于台湾的法治被政治践踏得无以复加,因为在强权压迫下,司法被要求办蓝不办绿、办统不办独,先射箭再画靶,让司法天平倾斜颓危,而且越来越肆无忌惮。

2014年张志军来台时也被泼漆,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说这是台湾社会的多元现象,泼漆只是言论自由的展现,此时怎么泼漆就成了恐怖分子的组织犯罪?难道是2019年的蔡总统,打脸了2014年的蔡主席,还是2014年的蔡主席,打脸了2019年的蔡总统?

而对于总统、院长、部长动辄指示警政署长针对个案开记者会,尤其是涉及统独、政党之争的个案上,甚或是在警政署答覆记者询问时有干预个案之虞,笔者更是期期以为不可。警察职司公权力的执行,工作与人民息息相关,国外政治学者评估一国民主化程度时,即常以该国警察的专业与中立程度为指标。警察如何确保“行政中立”,是极其严肃的问题,易言之,有专业中立的警察,在执法时,超然于个人的政治理念与价值之外,且不偏袒或图利某特定政党、政治、宗教、或利益团体,这是民主法治得以发展茁壮的基础。

香港以反送中为名开始的抗争越演越烈,在十一大抗争中,60余人受伤,港警首度用实弹射击镇压,造成1名中学生胸口中弹。解严以来,台湾社会抗争不断,但是警察从未以真枪实弹处理异议者,即使抗争者使用汽油弹、石头、棒棍攻击警察。警察的自制,逐渐赢得人民的信赖,让台湾能成为蔡英文口中的多元价值社会。但是如果因政治介入,让警察在执法力度的拿捏上,失去准头,过与不及,都会让公权力威信尽失;就算警察谨守专业中立,但是只要让人民怀疑司法在为政党服务,就会刨除民主法治的根基。

选举越激烈、民众越激情的时刻,所有的政治人物都必须在法治的基础上有所节制,警察才能彰显依法行政的勇气与专业。给警察中立执法的空间,这样的法治与民主,才足以作为华人世界的典范!

顶一下
(55)
90.2%
踩一下
(6)
9.8%


相关栏目推荐
推荐内容